加入收藏 | 登录OA | 登录邮箱 
首 页 关于我们 资质证书 新闻中心 产品专区 技术服务 合作客户 联系我们
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联系我们
北京华谷减振器设备有限公司
市场部:010-69801816  
传 真:010-69801253
售后部:010-60804077
传 真:010-60804427

 
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“黄土换黄金”——邓建国和他的藏品
日期:2016-10-25  浏览次数:946

 黄土换黄金,它们见证屈辱与荣耀

——邓建国和他的藏品

报道相关链接:http://www.cflac.org.cn/zgysb/dz/ysb/history/20161123/index.htm?page=/page_8/201611/t20161123_347772.htm&pagenum=8

  打开一扇门,如同打开一条时空隧道。

  每个踏进这间房子的人都会大吃一惊。琳琅满目的瓷器、精雕细琢的家具,且不说年代,仅是数量与种类,已令人惊奇。镶着螺钿八仙图案的半圆桌,有着独特葡萄浮雕装饰的梳妆柜;瓷器更是五花八门,一排排,一架架,略作分类,堆满了整个库房。

  北京西郊,定都阁脚下,听邓建国讲这些老物件的故事,仿佛在听一千零一夜的传说。开口京腔京韵,地道北京爷们。邓建国的身份是北京华谷减振器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。华谷是国内汽车减振器生产龙头企业,靠科技吃饭,与文化、收藏无关。邓建国也不是收藏家,甚至没有一点收藏经历。邓建国跨界收藏,纯属偶然。

  人活一口气,这句话搁邓建国身上最合适不过。“开始就是赌气,冲一件东西去的,没成想带回了这么多。”什么宝贝吸引了邓建国?他卖了个关子,没有立即告诉我,却先领我看了其他藏品:木器、瓷器、珐琅、银器、铜器、雕漆、象牙、瓷板画、陶器、佛像,还有大量的书籍、报刊文字资料。

  故事还得从2000年讲起。当时有人告诉邓建国,葡萄牙有一批中国物件,想寻有缘买家。这些藏品,由原葡萄牙驻澳门官员Daniel Afonso da Silva Loureiro与夫人简佩卿收藏,澳门回归祖国后,他们将这些文物带回了葡萄牙。交谈中邓建国得知,其中有的文物按照葡萄牙殖民者要求设计,有辱华内容。这令邓建国愤愤不平。被殖民的历史,是中华民族屈辱的血泪史。进入新世纪,中国经济腾飞了,他们这些企业家,在国家发展的大潮中受益,理应维护中国的国际形象。于是,邓建国暗下决心,如果有机会远赴葡萄牙,他一定要把这些带有辱华内容的藏品买下来,哪怕扔进大海、就地销毁,也不能任其继续流传。

  2012年,邓建国如愿以偿来到葡萄牙,见到了简佩卿,参观了她的藏品。这些收藏种类繁多,品相完好。“要,你就都拿走。一两件,不卖。”简佩卿很坚持。交谈中邓建国发现,虽已定居海外,但作为华人,她对祖国仍有深厚的感情。正是由于这种共同的华夏情怀,使他们增进了彼此的了解与信任。

  面对数量众多的藏品,邓建国意识到,这些不仅是屈辱的见证,更是中外文化交流的见证,凝聚着中国古人的匠人精神,是中华文化智慧的结晶。中国人将黄土变为黄金,通过海上丝绸之路,向海外传播了中国文化。这些藏品,至少保留了近代100年中国人的生活用瓷,如此集中的收藏,而且很多还是精品,国内已很难见到。意识到这批藏品重要的研究价值,邓建国毅然斥巨资将它们收回。

  几经周折,历时三月,所有藏品终于回国。藏品入库,仅是清点工作,邓建国和他的团队就用了两年时间。清点藏品时,邓建国逐渐认识到一类瓷器的独特价值,这就是很多人闻所未闻的“纹章瓷”。这批纹章瓷以茶具、咖啡具、餐具为主,包括餐盘、碗、汤钵、烛台、酒瓶、盐瓶、胡椒瓶等,大多数为整套。每种王室徽章样式,均有一套中式的茶具和一套欧式的咖啡具。也有一些摆件,如天球瓶、将军罐、箭筒。总量有近千件。在库房里,邓建国特地辟出一间屋子安置纹章瓷,放眼望去,几十套纹章瓷,每套都配上了玻璃展柜,已初具展馆效果。

  纹章瓷是外销瓷里的一个种类,由中国工匠按照欧美商人提供的纹饰图案,专为当时欧洲贵族烧制。因为瓷器上多印有贵族家族的徽章,因此又被称为“徽章瓷”。18世纪的欧洲贵族和上层人士,以拥有装饰纹章的中国瓷器餐具作为荣耀与权威的象征。因为珍贵,仆人甚至都不得触碰,而是由主人亲自擦拭。纹章瓷在外销瓷中所占数量不多,但是由于多是为欧洲皇室或贵族定制,因此制作精美,被称作外销瓷中的“官窑”。作为“来样加工”的特殊瓷器,纹章瓷在中国只是一个过客,在国内极少能见到。在国外,由于数量稀少,纹章瓷也受到藏家追捧。2008年,伦敦一场拍卖会上,一对18世纪绘有西班牙贵族徽章的粉彩描金鱼形汤盆曾以62.4万英镑的高价成交。

  在邓建国的展厅笔者看到,此类瓷器的纹章多数装饰在盘子中心,有的装饰在盘子口沿上或者杯、瓶的腹部。据邓建国介绍,识别纹章瓷的徽标,对欧洲专家来说也不是容易的事情。有时因为中国工匠受到彩料的局限,使用的色彩不够准确,有时因为中外沟通的不便,对订货人提供的图案细节难以辨识准确。还有的用词头字母做装饰的瓷器,更不容易识别其中的含义。从简佩卿处购得的纹章瓷,多为葡萄牙王室拥有。即使当下的葡萄牙政府,恐怕也很难拿出如此众多的纹章瓷。这样的藏品,国内还很缺乏研究。

  目前,这批藏品的文化价值、收藏价值,已逐渐引起社会关注。国内外的文化部门、收藏部门,以及一些文化企业,有的上门找到邓建国,急切希望合作。近日,更有澳门某外资机构找到邓建国,多次沟通,希望投入大量资金,共同经营。然而,邓建国无意于商业操作。“瞄准纯商业目的的人,一定不让他们来。不过这些东西窝在我这儿也是埋没,肯定要见光。我是搞企业的,承受力有限,抽不出大量人力物力搞这个,希望有志同道合者能参与进来。”

  谈到最后,邓建国捧出一个青花大瓷瓶,指着上面精美的图案对我说:“看,最初就是冲着它去的。”细看,上面绘的是葡萄牙殖民者进入澳门时的场景:打着洋伞,坐着洋车,趾高气扬,角落里,则是奴颜卑膝的中国人。“我最初想砸了它,但过了那段时间,想想,这对后代不也是一种警示吗?”

  两三百年前,葡萄牙皇家贵族派出浩荡船队,漂洋过海,穿越半个多地球来到中国,寻访能工巧匠,制作带有异国风情的精美瓷器,又漂洋过海进入葡萄牙宫廷。这些纹章瓷,以及和纹章瓷一道被带入异国的珍藏,如今又回到了它们的故乡中国。这些藏品,镌刻着风云变幻,时代沧桑,折射着大国之间衰落与崛起的侧影。如今,它们静立在那里,正等着研究者揭开神秘的面纱。海上丝路的动人故事,还待有识之士接着往下讲。